你们的狮院女神,归我啦!

  “您说什么?”Xià辰一Liǎn惊Yà,看着坐在桌子面前的斯内普。

  刚才斯内普把他叫到办公室,通知他晚上到他办公室,卡迪斯Jiā族有人要见他。

  夏辰低头沉思,转动着手上那枚象征Zhuó夏家的戒指,那Shì继承人的戒指,象征当家做主的戒指在他爸爸夏昂手上。

  他现在开始思考卡迪斯家族De人和他见面的用意背后,是不是夏家。

  “出于礼貌,这是你Shì友的家人,你还是得见。”斯内普可不管家族之间的弯弯绕绕,他直接用一种不能违抗的语气。

  夏Chén抬眼看了一下斯内普,“我仅代表我个人与卡迪斯家族会面。”

  此言一出,就是JiāngZì己和夏家分离,要是卡迪斯家族有什么企图,也不Huì涉及到夏家。

  斯内Pǔ示意随便,这Shì夏辰自己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“那么我Xiān回去了。”夏辰想要跑路,先回去问问卢尔那家伙知不知道这件事,没想到却被斯内普教授拦了下来。

  “我记得你今天没有课程了。”声音还是那么的阴冷,却莫名给Rén一种很坚定的感觉。

  “Wǒ应该还有一节飞行课。”

  “我已经提前给你请好假了。”斯内普的语气不容拒绝。

  挑挑眉,他没有想到斯内普会考虑到这个。

  夏家的人向来畏惧天空,夏家的象征玄武就是在水中的霸王,但是到了空中,则会变得脆弱不堪。

  最起码夏家人对天空的畏惧是骨子里的,谁都逃脱不了。

  之前听说有飞行课的时候,夏辰才是真正的面如死灰。

  不仅如此,夏辰Qí怪地也是斯内普教授为什么对他的课表那么熟悉,随即又想了想,好吧,一年级Sī莱特林的小巫师的课表,都是一样的。

  “或许你可以留下处理药材。”斯内普终于站起身,Zài架子上取下来一个玻璃罐子,里面装着满满的Wèi经加工的水仙根,“切成同等大Xiǎo,然后磨碎。”

  看那满满一罐,夏辰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吃了晚饭再来。

  “我会给你带吃的,”斯内Pǔ将罐子递给夏辰,示意了一下边上的研磨和Qiè碎刀具,“前提是你的质量有所保证。”

  留下一Gè潇Xǐ的的背影,斯内普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,夏辰认命似的坐在Yǐ子Shàng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呀!

  残念地看着一大罐子的水仙根,夏辰第一次感受到了斯内普深深的恶意。

  显然斯内普说的是真的,在飞行课上,没有人见到夏辰,Něi怕是同为舍友的卢尔,此时也很好奇夏辰去到了哪Lǐ。

  草地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大堆破旧的飞天扫帚,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小巫师自然地分成两列,恶狠狠地瞪着对Miàn学院的Wū师。

  “夏辰去哪了?”哈利和赫敏互相问,都意识到对方不知道,随即就一同看向站在中间的傻乎乎的卢ěr。

  卢ěr好奇地摸着地上的飞天扫帚,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。

  “Nǐ知道夏辰为什么没来上课吗?”赫敏小声Còu过去,连带着哈利也伸Liǎo一个脑袋,不知道为什么,哈利总是对那个有礼貌的男Hái十分关注,这让罗恩一度Yě很是Bù爽。

  摇摇头,卢尔是真的不知道。

  “呦,格兰芬多怎么也对我们斯莱特林的人产生兴趣了?”德拉科那著名的具有嘲讽的声音再次出现,“该不会?”

  上下打量Zhuó赫敏,德Lá科露出来一个深意的微Xiào,潘西则是面色不善地瞪着赫敏,似乎像是被抢走了Shí么宝贝。

  德拉科语气里面的调侃和讽刺赫敏自然知道,但是这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,她现在只想知道,那个人去了哪里,是不是生病了不舒Fù,还是遇到了什么问题。

  作为朋友,这是应该关心的。

  赫敏如是想到。

  “好像是被斯莱特林的院长叫走了。”胖Pàng的纳威开口,他因为忘记了口令去寻求麦格教授的帮助时,看到夏Chén进了斯内普的Bàn公室。

  在一边被冷落许久的罗ēn,瞬间像是找到了出场的机Huì,他特地清清嗓子,“你们说,夏辰那样的人,会不会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然后被斯内普……”

  “住Zuǐ,Luó恩!”

  “Zhù嘴,Nǐ个愚蠢的蠢Huò!”

  赫敏和德拉科Tóng时开口呵斥了罗恩。

  抛开自Jǐ的父亲是夏辰的教父这一层关Xì,他也是无法容忍罗恩这样抹黑夏辰的,夏辰一直以来都是纯血的骄傲,骄傲不Róng践踏!

  赫敏的Liǎn气得通红,她最看不惯罗恩这样在别人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。

  夏Chén是什么样的人,她很清楚,彬Bīn有礼(礼仪很标准),助人为乐(帮助纳威找回了蟾蜍),待人温和(对着别Rén都是笑着的,从来不乱发脾气),反倒是罗恩,好吃懒做,不认真上课,还邋里邋遢。

  Xīn中夏辰的小人变得高大Qīng晰,罗恩的小人却被以上的那些标签不断戳中脊背,变成了豆瓣大小的人。

  哈利和纳威同样不赞同的看了罗恩一眼,哈利因为和罗恩交好,不方便直说,而纳威则是和罗恩不熟。

  卢尔傻傻的看着这几Gè人,视线来回打转,“为什么要说夏辰的坏话,夏辰很好,第一次见面都给我带了礼物。”

  语气很真挚,却让在场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,特别是赫敏和Dé拉科,一言不发,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。

  “好了,你们大家还等什么。”Huò琪夫人神色匆匆的走了Guò来,厉声说道:“每个人都站到一把Fēi天Sào帚旁边。”

  YuánBěn被大家一致反驳的罗恩还想要争辩什么,看到短发的霍琦夫人那像鹰一般的眼神Zhí勾勾地Kàn着自己,似乎在问他为什么不走到扫帚边上,赌气地撇撇嘴,他走到最近的一根扫帚边上。

  他打算一节课都不和哈利说话,谁叫他不帮自己,不站在他Nèi一边。

  夏辰完全不知Dào这件事的发生,他现在还在斯内普De办公Shì里奋Zhàn,一罐子水仙根真不是人Gàn的,光是把它切Chéng同等份的大小,夏辰都觉得自己的刀工Shí分了得,更何况每一份都是一样的大小,不管是不是同一根。

  看上去像是过Liǎo晚Fàn时间?

  看着窗户Wài暗下来的天空,夏辰伸了一个Lǎn腰,他Dǎ算先休息一Xià。

  揉着自己酸痛的肩膀,夏辰开始在斯内普办公室里晃Dàng,斯内Pǔ不愧是魔药学De教授,办公室除了桌上的一些零散的文件Zhī外,大部分都是陈列整齐的Yào材,斯内普虽然在生活细Jié方面Ní比较邋遢,但是在对于魔药的存储方面,还是十分有条不紊。

  斯内普的办公室墙壁上还Guà着相框,只不过上面的照片空无一物,这是挂了个寂寞。

  目光Shùn延到边上的壁炉,Nèi是夏辰的行李过来的通道。

  Còu近Liǎo一些,夏辰觉得英Guó的飞路网好像Hé自己家的不太一样,就在夏Chén瞪大了眼睛,想要研究一下到底哪里不一样的时候,眼前的飞路网突然燃起来绿色的火焰,里面走出来一Gè衣着华丽,神色倨傲的女妇人。

  啊这,尴尬了呀!

  夏辰身子往前Qīng的Dòng作还Zài保持,微微弓着身子的他显得异常Wěi琐,Huán好他集Zhōng生智,行了一个弯腰礼仪。

  女妇人的脸上有着皱纹,但丝毫没有影响她的高贵气质,一Kàn就Shì贵族。

  看来这是卢尔的妈妈,夏辰心中Diǎn点头.

  “你好,我是卢尔的奶奶。”

  好嘛~幸好没有说出来,不然真的Huì尴尬!

  夏辰庆幸自己没有冒失,维护好了夏家的风评。

  “卡迪斯夫人,我是夏辰。”

  卢尔奶奶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切好的水仙根,随即坐到沙发上,一脸慈祥。

  “我听西弗勒斯说过你,卢尔那孩子辛苦你照顾了。”

  说话自带Shàng位者威严,一看就是常年当家做主的人,夏ChénWēi微一笑,“我昨天才见到卢尔,说起照顾,还是Nèi孩子照顾我呢。”

  眼底闪Guò一丝Lì芒,卢尔奶奶的脸上没有了笑容,只有严厉的打量,是他说错什么了吗,夏辰有些疑惑。

  “我能拜托你一件Shì吗?”卢尔奶奶缓缓开口,“以我个人的名义,一个奶奶的名义。”

  气氛莫名开始严肃起来,夏辰Shèn至有些懵,这才刚开始寒暄吧,什么就开始拜托人了?

  “您说,卡迪斯夫人。”

  “Nǐ应该也发现了,卢尔那孩子和别人不一样。”卢尔奶奶看了一眼夏辰手上的戒指,垂着眼睑,遮盖住自己浅蓝色的眸子,金黄色被打理地很好的卷发也耷拉下来,Shì乎正在贴合主人的情绪。

  夏辰Diǎn点头,卢尔那家伙比别人的注意力更加无法集中,除了收纳能力比较强,其余的Bǐ如基本的判断能Lì都Bù具有,对大部分的事物都只有模糊的Gài念。

 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能够入读霍格沃茨的Xiǎo巫Shī应该具有的水平。

  轻轻地叹了口气,卢尔奶奶高傲的Liǎn上出现一抹苦涩,“Běn来,坐在这Lǐ的应该是卢尔的父母,由他们来拜托你才更为正式。”

  “可惜他们再也Wú法来Dào这与你见面了。”

  挑挑Méi,面具底下的脸早已经有些惊讶,卢尔的父母……

  夏辰庄重地KànXiàng卢尔奶奶,“一出生,卢尔的父母就Zāo遇了Shì件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”